難忘的哈爾濱,和我的朋友


難忘的哈爾濱,和我的朋友/ 何家歡(高雄海洋科技大學)
承載著幾個月以來的期待,在2011年初清晨我們於桃園國際機場啟程前往天寒地凍的哈爾濱。由於不是坐直航班機,所以我們得在北京首都機場轉機,晚間9點多才到達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的哈爾濱。

在機場裡已經感覺到寒冷了,等行李的同時,團員們把所有的外套、手套、保暖衣物往身上穿戴,待領取行李一切就緒準備出機場大門!我想大家心裡已早有準備面對零下二十幾度的哈爾濱,果然之前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,真的是無法想像的寒冷,頭一遭,對於生長在亞熱帶的台灣學生,懷著忐忑抖擻精神一腳踏上神秘的雪國。

這次大陸學生志願者有五位,先由黑龍江大學的志願者做自我介紹,分別是遲博、夢迪、朝義接著是東北石油大學的佳林、沭?。這是我第一次跟大陸學生交流,他們口才很好落落大方讓人印象深刻!車窗外的風景一切都是這麼的新鮮,車窗的周圍結了一層厚厚的霜,幾十分鐘的車程終於抵達飯店。

DSC_7632放好行李,我跟班上的三個朋友打算去附近的雜貨店買啤酒,準備慶祝抵達目的地。我們跟志願者們報備之後,夢迪還是不放心讓我們出去,要遲博陪我們一起去。於是我們有了第一次的互動,遲博只穿件牛仔褲跟薄外套與我們的「裝備」對比之下顯得我們格外狼狽!在我們跟遲博的對話當中知道遲博是國防生,寒暑假要去部隊裡訓練,畢業後要入國家武警或軍職單位服役至少八年。在途中因為柏油路上都結了一層冰很滑,遲博都會貼心的叮嚀,路滑霜濃真有那麼點步步驚心!

接下來的幾天行程都得早起,要讓平時晚睡的大學生回復正常規律的生活。其實就算慣常的夜貓子,也不必擔心作息失調精神不濟,因為在觸碰到任何東西都有可能發生靜電,讓人精神為之一振!雖說每天都得早起,但是年輕人不免貪玩,晚上捨不得睡覺白天捨不得起床。晚上的「殺手遊戲」打開了兩岸學生感情的防線,解下矜持的衣甲,青春熱情的本能自然奔湧,白天的行程固然豐富但是我更珍惜晚間大家相處的氣氛,十幾位學生彷彿就像認識了幾十年的老朋友,交織在一起,探詢交換生命的美好以及未來方向。

行程中印象特別深刻的景點像聖索菲亞教堂,巍峨壯美具有濃郁的俄羅斯情調。晚上哈爾濱的中央大街,有各式各樣的商店,各種不同的冰雕充滿哈爾濱街頭別具藝術氣息。七三一細菌部隊遺址,來到這裡讓氣氛變得凝重,看到展示櫃裡遺留下來的用品器具、蠟像、簡介讓我們得知日本人是怎麼做人體實驗,出展覽館的走道兩側牆壁上刻滿了密密麻麻罹難者姓名,這真是一場歷史悲劇,出了展館大家都沒心情打鬧默默上車。

哈爾濱冰梯在吉華滑雪場中經歷人生第一次滑雪,滑雪場分為新手跟高手區,坡度不同,在雪地上,新手的我們雙腳不聽使喚,無法照自己意志移動。卻有一位班上的同學順著斜坡倒車向下溜,大夥兒驚聲尖笑,好不刺激!之後團員排隊等著纜車上坡,恰見夢迪從坡頂箭也似地溜了下來,讓人看了目眩神迷,不愧是在地人,志願者們個個技術卓絕!

鐵人王進喜紀念館的主體建築外形為「工人」二字組合,鳥瞰呈「工」字形,側看為「人」字形,象徵這是一座工人紀念館。接著抵達東北石油大學做學生交流,來到佳林跟沭?的學校,自然而然由他們當嚮導,細心的講解石油大學的一切。透過這次交流認識不少寒假留在學校等著接待我們的大陸同學,晚餐是在東北石油大學的學生餐廳吃buffet體驗了他們平時生活。

行程結束的前一天,我們來到遲博、夢迪、朝義的母校舉行閉幕儀式和學生交流,遲博接下導遊工作一路講解學校歷史、風光一草一木都能說明得頭頭是道。遲博真是我第一次遇到同年齡中最能言善道的朋友。這趟旅程的閉幕儀式在黑大的禮堂舉行,儀式中播放著遲博、夢迪、朝義攝製的短片,內容是這次行程中的照片,他們朝夕都伴隨在我們身邊,想是半夜等我們回房睡覺才做的,要給我們驚喜!

在看完影片的最後,主持人遲博忍不住眼眶中的淚水,眼淚就像會傳染般擴散開來,感性的同學們大都已經哭成了淚人兒。我吃不下午餐,喫了口茶味道苦澀,離別是那樣甜蜜的憂傷……送機的時刻還是到了。心中思潮起伏,想起志願者們一路上關懷體貼,無微不至,在巴士上留下了我們開懷笑聲,街道上留下了我們的串串足印,飯店裡我們一起做遊戲,每一處景點都留下我們的歡聲笑語。於是我哭了,為這些有著真摯感情的大陸同學必須分離而難過。